僵尸粉一样的存在感

[密林父子T/L]森林之名 11 成人礼(上)

旮旯角里蹲:

申明:前天晚上的不是这个脑洞,脑洞在下一章里。还有,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18X脑洞去跑操场呢,太小看我了。


 


 


本章涉及时间点:T.A.2541   legolas百岁成年典礼前夕


 


精灵合上有些火焰焚烧痕迹的古籍,纸张在击合间发出沉闷的轻响,空气里的灰尘被很短暂地荡开了一些,有光从高处的窗口倾泻下来,形成的暖光地里偶尔有群鸟飞过落下的黑白腹背。


Thranduil推开门,就看到精灵低敛的眉目,白皙的手指划过漆黑烫金的书脊,眼神缱绻柔软,仿佛有注视情人的错觉,停在眼帘的蝴蝶在光里抖落一片阴影,被黄梨木门开合间的吱呀声惊起,前一秒还长久凝固的画面便像水一样流动起来。


“Ada,”精灵在看到他的时候微笑起来,眼睛里有清亮的光,“你来接我放学吗?”


Thranduil在袍袖下收紧了手,慢慢走过去。


他想起自己上一次推门看到的精灵,Legolas赤脚站在卧室的地上,怀里胡乱的抱着床单被子,眼里全是无处可藏的慌乱,而这种情绪在看到他的时候达到了顶点。但显然,自由奔放的Silvan们在这种时候显得尤其的不贴心,跟在精灵王身后的精灵侍女们见到王子殿下难得的窘迫,都吃吃笑了起来。


小王子的脸瞬间就全红了。


搞什么啊,没看过小精灵成年啊。


“Legolas,动作快一点,收拾一下。”Thranduil把依然死抱着被子不放的精灵推进盥洗室,“反正你已经来不及藏起这个了,我会让人把它丢掉,或者洗干净?”


而王子殿下的回答,是把门重重拍到了他脸上,要不是躲得快,他可怜的鼻子就要遭殃了。精灵侍从们笑的愈加大声了,Thranduil摆了摆手,示意玩笑别太过分,适可而止,他还想让小精灵自己从里面走出来呐。


而门里面的精灵,其实根本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不下来。而原因,却不是这个标志着他即将成年的生理状况,或者说,不光是这个。


在昨天晚上,他都……梦到了什么啊……


本来,本来他就没怎么想明白,也没有时间让他想明白,只是心里存了点朦朦胧胧的绮念,在梦里看到Thranduil站在浴池里,分明是早些时候他找过去的样子,但这一次,他却没有成功跑掉。


Thranduil走过来,把他拉下了水。


而直到他在微曦的晨光里挣扎着醒来,就只余下心脏跳动的声音震耳欲聋,腰腹间一片冰凉的粘腻。


事情超出了他的理解,他想问Ada为什么会这样,Ada你知道了吗,Ada我该怎么办……但其实,他全都说不出口。他只能从精灵们随时随地玩笑般的问候和恭喜中逃出来,躲进宫殿几乎人迹的地方,那里有迷宫般的书廊从石山的深处盘旋而上,而在它的最高处,多角穹顶壁上开凿出圆形的悬窗,让地宫外的天光总能肆意倾泻进来,划出光影分明的界线。


银发的精灵从书梯上探出头,看着有些气喘的Legolas,眼里满是揶揄,“亲爱的王子殿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并没有你的课,啊,应该说,好久都没有你的课了。”


Legolas求饶地看着他的老师,“Enialis,给我个地方,即使做数学题也行。”


年长的精灵笑起来,爬下梯子,“数学可拯救不了你将会被笑话好几十年的命运。”他把腋下夹着的一本大部头古籍放在Legolas面前,“首先还是要祝贺你,虽然距离你真正成年大概还要五六年的时间,但起码是个开始。”


说完把书朝Legolas推过去一点,“既然你躲到这里,那么,抄吧。”


为什么这座占据了地宫最佳位置,采光充足,植被葱茏的皇家图书馆却向来人烟罕见?


因为这里住着一个大魔王。


Enialis是不会允许任何精灵把这个地方当做游乐场的,一旦你进到这里,就意味着要么你有事请教这个长者,要么你有事请教书本。这是快乐好动的Silvan们永远的噩梦。


王子殿下看着十几厘米厚的书咽了口口水,如果Enialis是在报仇,那么他父王至少得抄其中的十分之九。


“嫌少吗?还有很多的。”林地王国的首席文化顾问语气温和。


QAQ……Ada,都怪你!哪里,哪里,都怪你!内心十分不忿的精灵乖乖拿起了笔。




Legolas去训练场的时间开始迅速缩水,刚开始的时候甚至一个月也去不了几次,他被埋在半人高的古籍里,誊抄着他以为永远翻不到最后的历史,从贝尔兰第一战(First Battle of Beleriand),星光下的战役(Battleunder the Stars),光荣战役(Glorious Battle),骤火之战(Battle of Sudden Flame),泪雨之战(Battle ofUnnumbered Tears),愤怒之战(War of Wrath),贡多林的陷落(The Fall of Gondolin)……直到最后同盟之战(War of theLast Allianc),他看到了他父亲的名字。


人类所谓的历史成为传说,传说成为神话,是因为次生子们记载过去,过去就永远只是止于卷轴的历史,而精灵会不大一样,有一天如果你遇见一个长胡子的精灵,他也许还见到过双圣树的光芒。Legolas突然无比好奇,他离开位置,开始在这座巨大的迷宫里找寻他的宝藏。Enialis也不来管他,只是在每次他走的时候收缴他所有誊录的纸张。Legolas不知道,他的老师仔细看过他的每一份抄写,看着他笔下的那些躁动和不安一日日被那些冰冷冗长的精灵文缓慢抚平,生是一个词,死也不会更长。


直到有一天,Enialis在Legolas对面坐下来,搬开他面前的书籍,说,“不用每天都特地来,你自己可以决定什么时候结束。”


精灵摇了摇头,蹙起的眉宇间好像有一些气馁,“还不行,我还是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你还记得你三十岁那年,我尝试让你自己一个人睡的事情吧?”


Legolas心虚地点点头。


“其实这件事我先找的是国王陛下,你知道他怎么跟我说的吗?”Enialis好像还是有点生气,“他说,已经有太多的精灵有意无意在教你怎么当好一个王位继承人,他不愿意,也没必要,再去插手。”


Legolas不自觉握紧了手里的羽毛笔。


“他只想叫你做你自己。”


年长的精灵表情认真起来,“而我认为,这才是真正难的地方。你的父亲歉疚于生来就加诸在你身上的责任,如果可以,我认为他非常不愿意让你王储的身份再更进一步,好像这件事情不得不发生的时候,他就能阻止似的。但你我都清楚,真要到了那时候,他才是最无能为力的一个。”


那个想要阻挡死亡脚步的Prince Thranduil一直就没有消失过,国王Oropher和他妻子的战亡并没有让他的固执哪怕松动一点点,他就是学不会,有些精灵他等不到,也留不住。


 


而一种东西一旦不能被忘记,也就再不会被提起。*1


 


Legolas看着面前的精灵,这位睿智的长者从未如此严肃而郑重地和他谈论这些。


“所以知道为什么陛下总对我没好脸色了吧,但他也的确是个贤明的君主,”Enialis说到这里却停了一下,“也在努力成为一个称职的父亲。”


“Legolas,所有人都倾向于重复别人的道路,而无知会造就虚假的无畏。我既为你的老师,出于你的身份,我有责任将当年我教给你父亲的东西同样教给你。虽然你们两个,的确非常不一样。”


“你来找我,却不愿意问,这个地方也许的确可以给出一部分答案,但剩下的,在外面。”精灵没有让Legolas说什么,他站起身,于是这次单方面的谈话就告一段落。


Legolas看着他的老师消失在书架间。


 


Legolas合上古籍,用手指拂过漆黑烫金的书脊,就好像一点点划过那里面只寥寥出现了几次的名字。


Enialis,可能知道了什么。


Thranduil推开门走进来。有光落到他的心里和眼睛里。


“Ada,你来接我放学吗?”


“尽职尽责的内侍长今天拿了一把裁衣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如果我再不带着你出现,她不介意血溅当场。所以,尊敬的王子殿下,可怜可怜那个可怜的女精灵吧。”


Legolas呻吟了一声,“Ada,拜托,我就不能穿的正常一点吗?”


“什么叫正常一点?”


“和王城其他精灵成年时候穿的一样。”


Thranduil呵了一声,哪来的天真想法,即使我同意,还有一大帮子的男女精灵等着跳脚呢。


说话间,Enialis走出来朝Thranduil致礼,而Thranduil在点头后,就径自拉起了Legolas的手说,“走吧。”


Legolas用另一只手拉了拉Thranduil的衣袖,“等一下,Ada。”然后他转身朝Enialis弯腰,双手合于腹前,很正式的鞠了一躬,“谢谢你,Enialis,我想我会永远需要你的建议。”


年长的精灵低头优雅欠身,回礼道,“我的荣幸,”他抬起头的时候,和Thranduil的目光相接,“My Prince。”


Legolas把手重新放进Thranduil的掌心,拉着他走出去,“走啦,Ada,你别想让我一个人站在那里被一大群精灵捣腾。”


“要是我不呢?”


“你可能要在你的酒窖增派三倍人手吧,我觉得。而且你的宝石拿来打小鸟也正合适。”


“……”


走廊上的脚步声渐远,轻快的交谈也变得模糊不清,Enialis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去收拾Legolas留下的纸张。他随意翻了一下内容,眉头却越皱越紧,只有一段文字在纸间机械重复。


“……King Oropher was slain with the greater part of his people……Thranduil was crowned king……”*2


而在最后未写完的羊皮纸上,Legolas留下了一句话。


和Thranduil走在长廊上的精灵悄悄把手收紧了一点,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大概我也没办法知道我想要成为的样子。


 


 


“他不只是我的父亲。他是我的国王,和一切。”


 


 


————————————————————


*1一种东西一旦不能忘记,也就再不会被我提起。——郁达夫


来自 @暴力仓鼠x 的《#论各欧美CP与经典名句的契合度#》


*2没找到托老的原文  QAQ



评论
热度(145)

© 迷米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