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粉一样的存在感

送错的礼物

无心无色:

@迷米秘密 姑娘点的礼物梗~

现代AU,HE

文笔渣,请见谅←_←




莱戈拉斯赶完作业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他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就打算关了电脑去睡觉,不经意间瞄了一眼右下角,猛地发现现在已经是四月一号了。

愚人节?莱戈拉斯有些怔住,不知为何瑟兰迪尔的脸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有些苍白的脸不知不觉竟染上了一丝羞赧。

如果是这个时候表白,就算失败了也是没问题的对吧?莱戈拉斯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坐回到电脑前打开了淘宝网页,开始给瑟兰迪尔挑愚人节礼物。

瑟兰迪尔是他法律系的学长,今年大二,学生会会长,万人敬仰的学神级人物,凡是他参加过的比赛第一名绝对毫无悬念,家里很富有,有传言甚至说他是某个欧洲贵族的后裔。更糟糕的是,他居然还长得……嗯,该怎么说呢,引用本校女生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此颜只应天上有”。

莱戈拉斯对瑟兰迪尔的传闻其实没有多大感觉。虽然他加入了学生会,但他刚加入没多久瑟兰迪尔就去参加一场比赛了,所以始终未能得见一面。但是前辈们告诉他他是由瑟兰迪尔亲自通过批准进入的,这让莱戈拉斯很是受宠若惊,对这位前辈不由得有了些期待。

他设想过很多种与瑟兰迪尔见面的情景,比如在开会的时候见到、校园里的偶遇、学生会的聚会之类的,正常而中规中矩,而瑟兰迪尔在他的设想里一直都很和善。

但生活总是能够出人意料。

莱戈拉斯想起了他与瑟兰迪尔的初遇。那是深秋的一个罕见的下着暴雨的下午,气温骤降,他忘了带伞,顶着倾盆大雨跑到公交车站,本以为很快就能解放了,却不料公交车迟迟不来,莱戈拉斯只能一边冻得瑟瑟发抖一边埋怨这见鬼的天气。

这时,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莱戈拉斯面前,然后就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正当莱戈拉斯心生怀疑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他尽力阻挡着风雨接起了电话:“喂?”

“你好莱戈拉斯,我是瑟兰迪尔,现在在你面前的车里。”电话里传出瑟兰迪尔冷淡的声音。

“……”莱戈拉斯看着依旧紧闭着门窗的豪车真的好想抓狂,但毕竟这是前辈,还是通过了他的前辈,他努力平复下自己心里想要咆哮的冲动,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回答瑟兰迪尔,“会长有何贵干?”

“没什么,我只是恰好路过。”瑟兰迪尔懒洋洋地说,“看见你在这里,就过来打声招呼罢了。”

“……”莱戈拉斯继续深呼吸,“那么现在招呼打完了,还有什么事吗?”

瑟兰迪尔一声轻叹:“莱戈拉斯,我对你很失望。”

“……?!”

“你现在会淋成落汤鸡留在这里,说明你昨晚没有看天气预报,不懂得安排行程,或者是粗心大意没有带伞,不管哪一种都糟糕透了,”瑟兰迪尔不等他的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而我停在你面前这么久没有任何动作,你居然没有警惕或者怀疑,说明你的安全意识也很糟糕。”

“……”莱戈拉斯现在不止身,连心都凉透了。

“那么就这样了,再见莱戈拉斯,公交车很快就来了。”

话音未落便是一声“嘟”,瑟兰迪尔挂断了电话,劳斯莱斯扬长而去,飞溅的水花又把莱戈拉斯浇了一身。

三分钟后,公交车如瑟兰迪尔所言的那样来了。莱戈拉斯沉默地上了车,沉默地回到宿舍,沉默地把“瑟兰迪尔去死吧”这句话在自己的私人博客里设成“仅自己可见”刷了一百次。

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初遇吗?莱戈拉斯想起这段经历就不爽。没多久他就选好了礼物,下单的时候却又犹豫了。

如果真的失败了……怎么办?

算了,反正是愚人节,他不会当真的。莱戈拉斯把心一横,点下了确认。

第二天从学生会回来之后莱戈拉斯就一直魂不守舍,结果被连着整了好几回。

“哈哈被整了吧。”金雳叉着腰哈哈大笑地看着毫无戒备地吃下芥末的莱戈拉斯,等着看他露出一副苦瓜脸到处找水,却没想到莱戈拉斯只是“哦”了一声,双目无神地四处瞄了一眼,然后随手抓过一瓶水灌下。

阿拉贡劈手夺过:“那是我的水!”

“啊我也在里面加了芥末!”金雳惊悚地看到莱戈拉斯的嘴唇慢慢红起来肿成了香肠嘴而当事人依然没有反应的样子,第一次为自己在愚人节里整人觉得后悔——

这下子他绝对会被全校女生给打死啊啊啊啊啊啊!!!

而莱戈拉斯依然无知无觉神游天外,现在他的脑子已经被一句话给刷屏了——

为什么瑟兰迪尔说没有拿到礼物不科学啊明明说签收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其实是他收到了但是不想接受我所以说没收到?莱戈拉斯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他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心里觉得有些钝痛。

不不不瑟兰迪尔不会这么做,他要是不喜欢一定会直接合上然后来找他算账的啊!何必这么费劲呢!莱戈拉斯安慰着自己。

他的礼物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整人道具,一个木盒子,一打开会跳出一个可怖的骷髅头来吓人。但是十五秒后,骷髅头会用阴森森却深情款款的语气说:“我是莱戈拉斯,我喜欢你。”

不错的感觉不是吗?能不能听到全靠运气,假如失败了也可以用不知情为借口简单地搪塞过去。

但是这份礼物居然不见了?!莱戈拉斯简直想以头抢地来表达自己的悲愤。

正心塞着,莱戈拉斯接到了来自学生会的学长索林的电话。

“喂?有什么事吗?”莱戈拉斯皱了下眉问道,他并不算喜欢这个学长,平时与他也没有什么交集,为什么会突然接到他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索林有些吞吞吐吐:“莱戈拉斯,你是个好人。”

什么鬼!为什么一开头就给自己发卡啊?!莱戈拉斯嘴角抽了抽。

“你是个好人,但我已经有比尔博了。”索林继续说,隔着电话莱戈拉斯都能想象出他此刻的表情,“再见,不要再来找我了。”

“……”什么鬼啊整蛊电话吗?!莱戈拉斯听着电话挂断后的“嘟嘟”声囧了一脸。

不过连索林学长那种脾气暴躁到死又固执己见的人都能有恋人,这世界真奇妙。

莱戈拉斯趴在书桌上慢慢地阖上了眼睛。

说回来……他到底是怎么喜欢上那个毒舌又腹黑的瑟兰迪尔的啊?

好像是因为……一次出游?莱戈拉斯有些困倦了,迷迷糊糊地回忆着。


冬天的时候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已经很熟了,两个人总是在各种问题上针锋相对,但莱戈拉斯总是落败的那一位,他怎么可能说得过法律系的学霸。

在瑟兰迪尔身上,莱戈拉斯深刻地认识到什么是毒舌的最高境界。但是整个学生会的人没有一个对此有什么怨言,相反,他们非常维护瑟兰迪尔,狂热程度令莱戈拉斯不止一次怀疑自己加入的不是学生会,而是瑟兰迪尔粉丝俱乐部。

面对莱戈拉斯的疑问,学生会成员只是笑着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莱戈拉斯不以为意。

那次出游是他一手负责的,大家一起去山里野营。一切都很顺利,但最后在目的地清点人数时,莱戈拉斯发现有一个女生不见了。

“你们先安置好,我去找她,”莱戈拉斯找出手电筒,“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将她带回来。”

说罢便钻进了夜色里。

莱戈拉斯来到他们分散的地方,挑了另外的一条路开始走,一边走一边大声喊着女生的名字。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就往一边的悬崖里摔去,幸亏他敏捷地抓住了一条藤条,晃晃荡荡地吊在了半空里。

找不到着力点。莱戈拉斯看着无比光滑的岩壁欲哭无泪,他能听见藤条因无法承受他的重量而逐渐断开的声音,那简直就是死神走近的脚步声。

突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抓住了他,一点点地、缓慢而坚定地将他拉了上来。死里逃生的莱戈拉斯喜悦地抬头想要道谢,却在看到瑟兰迪尔的脸时怔住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瑟兰迪尔像没事人似的拍掉自己手上蹭上的泥土,转过头云淡风轻地对莱戈拉斯伸出了手:“走吧。”

莱戈拉斯愣了半天,才在瑟兰迪尔谴责里夹着威胁的视线里颤巍巍地慢慢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才伸到一半就被不耐烦的瑟兰迪尔直接一把握住,拉着就往前走去。

那天在瑟兰迪尔的帮助下,失踪的女生很快就找到了,诚恳地为自己给大家添了麻烦而道歉。很奇怪地,瑟兰迪尔居然没有出言嘲讽他,而只是一直安静地呆在他身边。

莱戈拉斯不太记得获救之后发生了什么了,他只记得夜很安静,牵手时瑟兰迪尔手心干燥温暖,他仿佛能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扑通,扑通”,一下一下,交织在一起,渐渐地趋于同步。

现在想来,还真是狗血的剧情啊。莱戈拉斯无意识地勾起了嘴角。

下一秒电话铃响起,将半个身子探入梦乡的莱戈拉斯一下子粗暴地扯了出来。

“谁啊?”莱戈拉斯有些头疼,没好气地接起电话。

“我。”电话那头是瑟兰迪尔的声音,让莱戈拉斯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有、有什么事吗?”他有些结巴地问,瑟兰迪尔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让他有点儿担心。

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下:“听说……你给索林……寄礼物了?”

“……啥?!”莱戈拉斯傻眼了,“我……?”

“好吧。”瑟兰迪尔未等莱戈拉斯回答就又挂了电话。

他跟索林寄礼物了?他怎么不知道?等等不对啊他写的明明是瑟兰迪尔的宿舍号,收件人写的也是瑟兰迪尔……

等等没记错的话瑟兰迪尔的宿舍号是1007,而索林的是1001……如果快递员看错了也不是不可能送错……但是名字……

他立刻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订单,然后悲伤地发现他昨天犹豫的时候正好在写瑟兰迪尔的名字,写到了“Th”……然后他忘了写下去,直接就……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莱戈拉斯为自己点了根蜡。

接下来他该干嘛?莱戈拉斯思考着,身体却先于头脑做出了行动——他穿上外套套好鞋子就直奔瑟兰迪尔的宿舍去了。

但是真当他站在1007门前时他却胆怯了,然后无比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不如回去算了?莱戈拉斯看着禁闭的房门萌生了退意。

还是回去算了。他丧气地转过身,却看见了正站在他不远处的瑟兰迪尔,手里还拿着他的木盒子。

“……嘎?”莱戈拉斯不解地眨了眨眼。

瑟兰迪尔看了一眼木盒子才抬头看莱戈拉斯,眼神里满是无奈,还有浅浅的笑意:“我只是去取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莱戈拉斯震惊了:“你怎么就确定了那是给你的?”

“难道不是给我的?”瑟兰迪尔反问。

“……”莱戈拉斯一时结巴了。瑟兰迪尔打开木盒子,“唰”的一声从里面蹦出了一个骷髅头,还伴随着诡异的尖叫声与笑声。然而十秒钟后,背景音乐渐渐淡去,骷髅头阴森森地开口了:“我是莱戈拉斯,我喜欢你。”

莱戈拉斯沉默了,自己的心事被这样放出来,他觉得很羞耻。

“我是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叹息了一声,用不大不小正好能够让莱戈拉斯听见的音量说,“我喜欢你。”

“……愚人节玩笑?”莱戈拉斯小心地克制住自己的惊喜,仍然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机警地问。

瑟兰迪尔不悦地蹙起了眉头:“我不过愚人节。”

“你真的是对我说的?”莱戈拉斯向后看了看有没有人,发现身后的走廊空无一人。

“我是瑟兰迪尔,”瑟兰迪尔第一次如此耐心地重复,“瑟兰迪尔喜欢莱戈拉斯,相信了吗?”

莱戈拉斯直接当机了,良久,才发出一阵阵得意中略带猥琐的魔性笑声,让瑟兰迪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终于他受不了了,走上前去直接以吻封缄。

世界瞬间安静了,只剩下两人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逐渐趋于同步。

—end—

谢谢看完~


评论
热度(96)
  1. 迷米秘密墨无味 转载了此文字

© 迷米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