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粉一样的存在感

【文】Legolas/Thranduil 芝士(现代AU)

H.F:

摘要: 当老子的特别想吃芝士,做梦都想。

警告:LT, LT, LT!!! OOC!!!

这篇让我意识到AU的重要性。以前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搞AU。


瑟兰督伊现在很后悔,他应该在回来的路上顺便绕道去买一块很久没吃的芝士蛋糕,而不是在楼下奶屋买三盒牛奶。因为现在的心情光靠喝牛奶是解决不了了,而那三盒牛奶基本上是给莱戈拉斯买的,只有那孩子对这种全脂特浓的感兴趣,他老子瑟兰督伊一向不喜牛奶。

但他喜欢芝士,包括一切芝士做,或者含有芝士的东西,如芝士蛋糕。

在回家的路上他遇到父亲以前的老同事。然后一路聊了些以前的事,关于他父亲的。他父亲失踪都那么多年了,但还有人记得他然后在遇到他父亲的儿子也就是瑟兰督伊的时候便拿出来当话题。他说不好是个什么心情,真说不好。你又不能阻止人家说,只是每次说起他那个心里就……就翻腾。他以为这么多年了他也这么大岁数了,该是个释然了或者,了然也行吧。但是,他心里还是——往大里说叫翻江倒海,往轻的讲那叫泛起一阵涟漪。总之,不比他听见他妈在他面前又抱怨又诅咒“那老东西”的时候好受。

末了走进小区大门时他忽然就在想,要不要去买块蛋糕来吃吃。

但是他现在换了衣服了。家居袍往身上一裹,皮鞋在门前一踹,他就哪儿都不想去了。他倒是想发条短信给谁让帮买一个上来,但唯一敢接这种短信的,还要等到明天才从学校回来。瑟兰督伊趿着拖鞋下楼到厨房冰箱里找了一圈,除了那三盒牛奶和一些速冻品,没有任何可以替代芝士蛋糕的东西。但是他现在还不想吃主食啊!没有芝士就没有好心情,现在任何东西都抚慰不了他了,他感觉很烦躁。

于是倒了一杯第二可以抚慰心情的东西,先站在酒柜前就仰头闷了一大口,长舒一口气,之后捞起一个iPad,垮着肩膀一步一步看起来累瘫似的上楼顶去了。

坐上躺椅,瑟兰督伊架起脚,开始给儿子发短信。

问:明天什么时候到。

过了二十几分钟叶子那边才回:

                                       六七点吧,说不准。活动结束得早我就早点走。

回:走阿蒙兰斯这边来。最近我住这边。

                                    回:好的我知道了

                         追加一条:你昨天就说过一次了

回:我明天去买点菜。不想在外面吃。

                                    回:好的知道了

回:你的牛奶给你买了。

                                    回:好的知道了

回:又在打游戏?

这次等了半小时都没人回。

瑟兰督伊小声嘟哝着“玩物丧志”,埋头去看他的网页了。


第二天叶子回来的时候,天都黑了。一路上跟瑟兰督伊发短信汇报走到哪儿了。然后他一进门就听见锅铲敲在平底锅沿上的声音。他学校在另外一个城市,平时回家一趟得一个半小时高速。遇上进城堵车就另外一说了,有次一堵堵到晚上十点饥肠辘辘回来瑟兰督伊也刚好从厂里下班爷俩饥不择食勾肩搭背直冲KFC。

叶子把包往沙发上一撂,冲厨房喊:爹你干啥呢爹!制造生化武器啊?

瑟兰督伊招呼他:赶紧的!桌子上那杯酒给我拿来。

叶子一阵风的跑过去抓起酒杯递进去,瑟兰督伊接了往锅子里小心翼翼倒了半杯的样子。然后闭起眼睛闻了一下,“嗯——还行。”

“做的啥呢?”叶子问。

“红酒烩鸡。”

“你不是吧——”

“咋了?来,来尝尝。”

瑟兰督伊叉起一块,一只手接在下面喂给他儿子。

“小心烫啊。”

“呼——呼——”被提醒了,叶子反应过来应该先吹一吹。


“嘿!好吃!”叶子一边嚼一边说,说话间眼睛都放光。

“真的?!”瑟兰督伊说,“你爹我第一次做这个菜啊。很棒吧!”

“哎哟棒呆了你造吗!”叶子边说边找叉子还想再偷一块出来。

瑟兰督伊当机立断把锅盖扣了下去。“等着!”他说,“还有个十来分钟。”

“不不不我看这样就很好了!”叶子说着就要去抢他爹手里的锅盖。

瑟兰督伊一把握住叶子的手腕,一扭就掰到一边了。叶子一看左手不行,接着右手又上,他爹一把切肉刀的刀面就拍他手背上了。叶子吐吐舌头缩回来。不甘心地抹了抹叉子上的酱汁到嘴里舔了。


瑟兰督伊很好奇,于是就问坐在他对面风卷残云的儿子:“……你在学校是不是也这么一副饿痨鬼的德行?”

“不能够。”叶子回答,“如果在外面也这样,别人会以为我在家就没吃够。”

然后他抬起头来,坐端正,斯斯文文切了一块放进嘴里,说:“一般都这么着。”

瑟兰督伊哭笑不得,还真知道给老子争脸啊。他想。

“而且,”叶子补充道,“外面的东西也不好吃。”

“所以你瘦得跟不是我亲生的一样。”


瑟兰督伊身量极高,身材也很壮。但不知道是遗传过程中哪一步出了差错,叶子的小身板纤细得——小时候可比姑娘。他从不让人说他小时候怎么怎么样,大概是自己也觉得丢脸。上了中学猛窜了一大截,但总还是,走路说话看他爹——得仰头。让他爹往他身边一坐再一搂,不像儿子倒像个女儿。好在瑟兰督伊极其能自我调节内心,本来他也喜欢女儿的,现在倒也……算了,生男生女都一样。

叶子白了他老爹一眼。然后又开心地说,爹你知道吗,有次我们和阿拉贡一起吃宵夜。那时候我刚和埃拉丹埃洛赫打完球,出去的时候遇到阿拉贡,就叫他跟我们一起。然后他饿得比我们还厉害,一个人点了一大堆东西,正吃得欢呢,就看见埃拉丹的妹妹进来了。你猜怎么着,阿拉贡呛得都要吐出来了!我第一次看见……

叶子在那儿blabla起劲儿说,瑟兰督伊听了一半忘了一半,坐对面笑眯眯看着他儿子眉飞色舞声情并茂讲学校里的事情,看他说的口干舌燥还倒了杯水给他。说着说着阵地就从餐桌边转移到沙发上,叶子一个盘腿就占据了长沙发中间的位置,瑟兰督伊走过去,伸脚踹他,“坐一边去,小子。”他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单人沙发。

“唔——不嘛。”

“你少来啊。”瑟兰督伊觉得非常有必要马上打住。

“来坐,快来坐!”

叶子攀着他爹的胳膊就往下扯,直把瑟兰督伊扯跌到沙发里。于是乎他也就顺其自然了,背靠在长沙发另一头,脚一翘就搭在叶子腿上面,顺便还蹬了他儿子两脚。

叶子被他蹬得半栽在沙发上,“爹啊爹你怎么能这么调皮呢!”

“你就是这么跟你老子说话的?”

“哟,爹生气了。”

“……”


瑟兰督伊靠在沙发上忽然想起,他十分想问问他的朋友爱隆同志,你儿子,咳,儿子们,从学校回来会对你耍流氓吗?

对了,他记得他问过。

爱隆先生当时怎么回答的?对了,好像是,“不,他们不敢。”爱隆神情肃穆地说,“倒是我的埃尔温。经常捧着我的脸说,‘爹啊你最近好像变年轻了哦,脸上褶子都没上个学期多了嗯。’”

瑟兰督伊倒是知道,埃尔温经常往家里捎护肤品。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埃尔温经常拉他家叶子一起去扫货———就是当劳力拎包扛东西(咦对了她怎么不找她两个哥哥或者那个干弟弟啊?)。而他家叶子这个傻小子呢,每次都逃不过那位姐的游说,继而也往家里带一堆补水面膜什么的回来。

瑟兰督伊骂他:你妈又不在家!这些给谁用啊!

“你用呗。”叶子这么回他的。


瑟兰督伊想起那一堆面膜就头疼,关键是它们还不便宜!正头疼着忽然脚上一痒。然后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就直接从脊柱往后脑上窜了。舒服得他头发尖都打了个颤。就听见坐在他脚那头的叶子在说,爹您今天受累了,又买菜又做饭实在辛苦,来儿子给你按摩按摩。

说着就在他爹脚上又揉又按起来。要说这孩子没什么优点还真是睁眼说瞎话。不知道他从哪儿学来的这一套,有时候那手稳准狠得——瑟兰督伊真担心哪天就这么给他弄瘫在沙发上爬不起来。

以致于瑟兰督伊都在默默咬口腔内壁了。


屋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只能听见衣料的摩擦声,和极其轻微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叶子往前坐了一点,把他爹的小腿抱在膝盖上,轻轻按压着。瑟兰督伊不仅长了一副极其高的身材,还长了一双极其长且直的腿。他一开始还不太愿意,把腿缩了起来。被叶子抓住脚腕一扯,又伸直在儿子的膝盖上。好吧,就让他去弄吧。瑟兰督伊软在沙发里啥都不想再思考了。

就在他特别特别,特别放松,松到拦腰捞起来能像一条被子似的两端垂地的时候,大腿上忽然一凉。低头一看,家居袍的一角被挑开了,叶子的手正慢慢揉揉捏捏往上面而来。瑟兰督伊撑坐起来,晃晃双腿示意叶子,大腿就不必照顾了。叶子不听,依然不停手地往他的膝弯里捏。然后手腕一转又来到内侧,到那儿忽然重重一捏,这下呛得瑟兰督伊整个人差点弹起来,一声喘息生生没憋住。

“臭小子……下手那么重干嘛!”

叶子笑嘻嘻靠过去,伸手把他爹脸上乱飞的发丝撩到耳后挂住,又把掀开的家居袍给他爹盖盖好。什么都没回答就起身向门口走。他刚刚才想起给瑟兰督伊带了个礼物回来。虽然不算贵重吧,还是早点拆开比较好。

所以过了没一会儿他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个盒子。


“爹啊,我亲爱的爹地。猜猜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叶子用很戏剧的腔调咏唱着。

“什么东西?”瑟兰督伊边刷牙边回头来看。

叶子把盖子一掀开。一块芝士蛋糕。

“……你现在拿出来什么意思?”瑟兰督伊往洗脸池里吐干净牙膏泡沫,“嗯?”

“哎呀有什么关系,刷了牙还可以再刷嘛!别那么磨蹭!赶紧的出来我给你切好哦!”

“不行不行,我困死了。洗了就去睡了。”

叶子头都不回直接下楼去找切蛋糕的刀。“我信你才怪了。”他说。


瑟兰督伊都忘了这事儿了。昨天他很想吃一口芝士蛋糕而不得的时候,又因为实在太懒懒得出门,于是渴望和惰性在他身体里生生纠结了半个晚上直到一杯杯红酒灌下去晕晕乎乎打消了一切盘根错节的念头。后来他就在小躺椅上睡着了,半夜醒来摇摇晃晃下楼,把自己往床上一甩。印象中也没有给叶子发过消息叫他带个蛋糕回来之类的。

确实没有。

等他把澡洗完拢着浴袍出来,像往常一样打算把自己往床上一甩,等等,他先定了定睛,仔细看了看自己的床,确定上头没个什么不速之客免得被他百来斤的体重砸出一声惨烈的干嚎。

确实也没有。

然后他把自己扔了上去。长长的头发搭在床沿上,垂直顺滑地掉落至地毯。昏暗柔和的灯光照着角落,窗帘被拉起来了,外面在吹风,树叶儿相互摩擦着沙沙响。影子在帘子缝隙里颤动着。

叶子轻手轻脚地上楼来,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再关上。轻手轻脚地靠近,再轻轻把什么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咔哒一声。

然后就感觉头发里插进了一只手,指尖贴着头皮摩挲,又顺着发丝一溜而下。来回这么几次,瑟兰督伊都忍不住叹息了。

“爹啊……你晚上睡觉都不绑头发么?”

“不绑。”

“那你会不会被头发缠住脖子?”

“……不会。”

“嗯……”

瑟兰督伊等他把下半句说出来,结果等了半晌没声音了。他就那么“嗯”了一声,又开始用手指抚弄那些金发。卧室里昏暗得可以,基本只有环境光,照出一点点物体的轮廓。就看见一个长长长长的身体躺在床上,他身边坐了个少年,撑在床边状态似凝固。

“我们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糕点店。里面做的芝士蛋糕特别好吃。就给你带了一个回来。

“然后回来就忘在门口了……

“你要想吃我就喂你哦?”

小叶子自己在那自言自语了一阵,瑟兰督伊闭着眼睛终于点了点头。

叶子高兴得,把手从那头金发里拔出来,就去架他爹的胳膊。催促瑟兰督伊快起来。

瑟兰督伊不起来,依旧闭着眼睛。叶子没办法,只好用小叉叉起来,说,爹啊听话乖,张嘴来——啊——

瑟兰督伊就笑起来,每次一听到他的小叶子这么学哄人的口气他就要笑。

于是他就“听话乖”地张口了,含着叶子送进他嘴里的蛋糕。叶子从他抿住的嘴唇里抽出叉子,自己也吃了一口。然后说,说真心话,这个真不错。

瑟兰督伊想还没听说哪个送礼的先一步自卖自夸的。

不过,确实不错。

所以又张嘴要第二口。

比他平时吃的香浓多了。

第三口。

也甜很多。而且不腻人。

第四口。

他简直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好的糕点店。他家师傅从哪毕业的?

第五……


“嗯嗯,叶子,够……够了。”

瑟兰督伊缓缓抬起眼帘,他想说行了这个尝一下就够了,等明天再慢慢吃也不急。然后他看见一双闭着的眼睛,距离进到他自己无法对其聚焦的地步。然后他反应过来嘴里的也不止是芝士味道,还有一股浓浓的牛奶味儿,就是昨天下午他买的那个牛奶的味道。

他知道自己嘴里除了自己的舌头,还有别的舌头在跟它纠缠。

他知道自己头发里又插进了几根手指,而现在它们还收紧了,牢牢抓了一把往后拽,迫使自己的脑袋也跟着它仰了起来。

他还知道自己的双臂被架起来,放在另一个肩膀上面。而另一只手呢,那只拽他头发的手的兄弟,正从胸口环绕着他,紧紧搂着他的肩背。

他知道他被吻着。一个深入的柔软的湿润的亲吻,带着粘稠丰富的唾液——它们说不定已经顺着下巴流到脖子里去了。一个温柔的冲动的炽热的亲吻,但又不具有一丝丝色情意味。它尝起来——就像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一样纯正。

但是他的身体语言又是那么的,充满占有性。他几乎用自己的重量把我钉在床铺上了。瑟兰督伊这样想。他搞不懂叶子是怎么把这二者结合在一起的,完完全全的崇拜和彻彻底底的占据,他正在使用这两种手段让自己快速沦陷。而瑟兰督伊怎么看呢?

说真心话,他觉得这个真心不错。


在瑟兰督伊看来叶子是笑了起来。非常开心的笑。他笑着放开他的嘴,眼睛眯眯地弯起来,眸子里星星点点的。然后抱着自己的手慢慢松开了。叶子一手替他撩开粘在面颊上的发丝,另一手胡乱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因为他们俩的头发都缠在了一起,弄的满脸满嘴都是。叶子在他身上歪着头笑,笑得嘴都快裂到后脑勺去了。瑟兰督伊凑过去,想继续,被叶子一把捧住了脸。瑟兰督伊疑惑地盯着他,只见他低头咬了一口芝士蛋糕,凑过来送到自己嘴里。于是他伸舌头一卷就把蛋糕和另一条小舌头卷到自己口中了。然后他仔细品尝着芝士在那个小舌头上融化的感觉,一点点地吮吸那上面的每一个味蕾,一遍遍轻咬那两片香气四溢的嘴唇,直到他们之间再没什么芝士的味道。

他把叶子紧紧抱在怀里,正像自己也被叶子紧紧拥住一样。他觉得他需要感受一颗,紧紧跳动的心脏,于是更把自己紧紧依靠过去,一个年轻但温暖的躯体就在他面前,不会倒下也不会后退。他只需要迎过去。然后他感觉到了,一双有力的手臂在他耳边环绕上来,绕过他的头颅,把他包裹在其中。头发被一丝丝顺着,一只手在轻拍着他……不,不不不,他想笑,这个安抚的动作明明该是他的,那小子从他这里学来的!但是但是,算了……他现在感觉很好。


好到他都不想醒。如果不是这么冷的话。

瑟兰督伊醒了,发现自己又坐在楼顶的天台上睡着了。酒杯被抱在手里——幸好最后一口喝完才睡过去的。平板掉在地上——幸好地上有张毛巾。他坐起来定定神,打算下楼继续做梦。捡起iPad,按亮一看,好嘛一堆新消息。这光太强了一时有点适应不了。等他眯着眼睛适应了,终于看清楚是之前叶子回他的。

“没打游戏!刚才出去了。”

“嘿,Ada,跟你说,我们学校旁边新开了家蛋糕店哦!”

“他们家芝士蛋糕可好吃!”

“是我这么多年吃过的最好吃的!”

“……除了你做的之外。”

“要不要带一个回来?”

“Ada,回短信。”

“Ada?”

“你是睡了还是咋了,吱一声好不好?”

“Ada!”

“……醒了给我回一条。”

“晚安。”


 要不要发个“吱”过去?                                                                                           

-FIN-


评论
热度(95)
  1. 迷米秘密H.F 转载了此文字

© 迷米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