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粉一样的存在感

王宫宴会上叶子喝醉后的事情

H.F.小黑文:

来说说Dark Paradise里提到的,王宫宴会上叶子喝醉后的事情。


那天他醉了,没喝多少但醉得厉害。喝过醉过的人就知道这种感觉。有时候一瓶啤酒都能醉得东倒西歪,有时候半瓶五粮液下去都没感觉。


那天他醉了,晕晕乎乎的。他自己说是连他爹的脸都看不清了。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冲他爹傻笑。瑟兰督伊见他这样有点无语。带他离场。他跟着走,走到岔口,瑟兰督伊领着他,拍拍他腰和背之间,说过去吧。他就说好,晕晕乎乎跟爹行礼道别,然后往自己房间里走。瑟兰督伊在后面看着他,看了一会儿,还是跟上去了。手护在他腰背上,你们知道他比他爹矮,就大人把手放在小孩背上领着走那种姿势。


到了房间里,他们都没说话。瑟兰督伊把手伸到他脑后,给他解散了头发。又径直开始解开他的衣服。把礼服上衣脱得光光的,掉一地。然后领着他去浴室洗洗。他爹把他放在浴池里,他坐在热水里晕晕的像要直接睡过去。瑟兰督伊就解了自己的衣服也下去,抓起他的手臂浇水上去,开始帮他洗。


洗着他还不听话,看他爹在揉搓他,他还挺高兴的。然后他看见他爹头脸上到处都是水。耳朵边的金发都湿成一绺一绺的了。他有点不解,就抬手去帮他爹擦擦。他一抬手,他爹往后一侧,有点不耐烦地瞪着他。他茫然,怎么啦。然后他想起来了,他爹一脸水都是刚才被他泼的。


你看这就是醉晕了的反应,跟快要睡着差不多。前一秒做过的事,后一秒马上就不记得了。没什么逻辑可言。瑟兰督伊刚才给他浇水在身上,脸上,他忽然有点童心大发像跟他爹爹闹闹,于是呼哧一下捧了一股水也浇他爹脸上。瑟兰督伊皱着眉毛,看着他,也没问“你干嘛”,也没说“别闹”,就有点愠怒地看了他一眼,他就不敢熊了。


然后老老实实洗,洗完了他也快睡着了。把他抱出去的时候也懒得给他穿衣服,就那么光零零的,抱到床上放着。这个瑟兰督伊毕竟不是个周到的儿控,穿衣服这些细节就可以省了。他洁白的身体还有种少年式的苗条青涩,毕竟此时他还未满百岁。成年,但没到百岁。都还没长到后来那么高。


瑟兰督伊给自己找了件浴袍穿。然后就坐在床边把他看着。他睡得不知所以,任凭瑟兰督伊把他推进去一点,他就往床中间滚一圈,然后躺那儿又继续呼呼睡。瑟兰督伊半卧在他身边,他就贴过去,缩在他爹胸前蹭蹭,又不动了。


瑟兰督伊就那么看着他睡觉。所以他送他回啊帮他洗啊这些,不在于担心他醉到生活不能自理,而在于他想陪着他。想待在他身边,想让他待在自己身边。你该回了,我送你;你该睡了,我陪你。就想看着他,陪伴着,不在乎浪不浪费时间,不在乎身份允不允许。喜欢一个人了就会这样,爱一个人更会这样。刚爱上就想时时刻刻都厮守在一块儿,而爱久了,爱成习惯以后,陪伴对方就是件正事儿了。


但此刻瑟兰督伊只是想看着叶子。不是陪他睡觉,是让他在睡觉时陪伴自己。所以你睡你的,我看我的。有点长夜漫漫道不尽,多看一眼是一眼的感觉。


但鉴于作者是个二十四K镀金逗比,所以他看看看看,看到最后一眼的时候,叶子让他给看醒了。


醒了之后叶子继承了醉酒之人一如既往的并发症,说口渴要喝水。瑟兰督伊就给他水喝。扶着他脑袋用杯子给他喂。凉白开下去,人清醒了。叶子把着他爹的手,手上有硕大的戒指。叶子半迷糊地说,爹你怎么在这里?


瑟兰督伊转手搁杯子,翻身就想走人。


叶子扑啦一下扑过去拽住他爹衣尾巴,抱住腰。别走别走。


瑟兰督伊说,我要去休息了。


叶子就爬到他背上,用手箍住他肩膀脖子,把脸贴在他背后的头发上。很言情的一个动作哼?也不说别走,就不让他走。然后他转到正面,傻乎乎去看他爹的表情。瑟兰督伊把他捞在臂弯里,脸贴脸鼻碰鼻的。各位自行想象下,那种情欲大戏里两个暗流涌动的情侣,贴得都快黏一块儿了,一方还把腰使劲儿往后撇,硬着在中间儿留个缝儿让观众急的想按头。对,就是这种范儿。


叶子觉得热气喷到他脸上,他缩着下巴,因为他再往前点就要碰到他爹的嘴。然后他就往前啄了啄,跟小鸟似的在他爹嘴唇上轻轻挨了挨。瑟兰督伊也啄回来。他又啄回去。又啄回来。然后瑟兰督伊就把他吻住了。


这里插播一条,他们平时就偶尔会有类似的暧昧举动。比如亲吻眼睛啊,手指背轻抚脸颊啊。都是私下里的,很亲昵但不带解释。


吻住之后他惊得喘了一下,但又适应性良好的接受了。这第一回吻,瑟兰督伊吻得很绅士,不慌不忙,让他充分感觉到一种舒适,所以不害怕。等到结束,他蹭蹭蹭地挪动位置,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脸一下红了。他说,我光着的。瑟兰督伊说是,我给你脱了。他说,哦。


他脸红不是因为“没穿衣服”这背后的暗示,他还不知道“没穿衣服”会导致什么后果,他只是惊觉自己在父亲面前居然没穿衣服,衣衫不整,有点不礼貌,似乎是个冒犯。


瑟兰督伊回答是的是我给你脱了。非常直接地陈述事实。就像小孩问我的外套呢怎么不见了,大人说,我给你脱了,在我这儿。然后小孩说,哦。哦我知道了。


他们就这么天然地进行这种气氛诡异的对话。而他们私下那种暧昧相处,多是这种诡异的气氛。叶子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然后他嘴唇湿湿地问了第二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穿着我的浴袍。”


瑟兰督伊说嗯,随手拿了一件都这么合身/你什么时候穿跟我一样大的衣服了/大小正好/……


叶子又脸红。小声说,因为是你的。


瑟兰督伊扯扯他的小耳朵。


叶子问完了之后,就又凑上去吻。他慢慢把瑟兰督伊压向床面,并且抱着他爹的头,试图固定住,试图自己来主动,像他爹刚才那样主导局面。他此时还是个心急的小精灵。


瑟兰督伊抱着他缓缓往下躺,然后一翻身把叶子调转到床单上压着,轻而易举就制服了这个小妖怪。他开始细细亲吻叶子脸上每一个位置,再到脖子,再到肩头,胸口上薄薄的皮肤,皮肤下面的骨架一伸一缩都很颤动心弦。他摸到叶子腰腹上匀称的肌肉,随呼吸上下起伏的腹部,还有肚脐周围的动脉剧烈的跳动。他想告诉叶子别紧张,就用手背轻轻刷过叶子的脸颊,吻他的眼睛和睫毛。这是他们的日常动作,很亲切的。叶子也渐渐的不紧张了。尽管他爹的手还在他腰间意味不明地揉捏。瑟兰督伊亲吻他的身体,关照他腹部上小小的肚脐,围着那儿打旋。他很痒,又扭又蹭想躲开。瑟兰督伊按住他,开始往更下面的地方而去。


然后就是接之前写的那篇了。他被瑟兰督伊吃掉了。但是他觉得特别特别的安全。



评论
热度(4)
  1. 迷米秘密H.F.小黑文 转载了此文字

© 迷米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